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國英小說 > 都市 > 憋寶人 > 第635章 蛟龍

憋寶人 第635章 蛟龍

作者:黎照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1 01:14:00

-

“這……”

黃瘸子眼皮一耷拉,似乎有些猶豫,王小六兒卻說,“如果這點事情都不能明言的話,這事兒,我肯定不接。”

“那我與你實說了吧。”

黃瘸子沉吟半晌,頓了頓,然後抬起頭來,“他們要找的東西,與不是彆的,正是這江城大山深處,暗藏的蛟龍啊!”

王小六兒陡然一驚,“蛟龍?你說的,可是你之前遇見過的那些虺?”

“虺,並非凡物,卻還不算蛟龍。”

黃瘸子抬起頭來,看著王小六兒,然後繼續說道,“這深山之中,有一座古墓,古墓之內,傳說葬著一個周王,這周王室,也不是白給的,據說,周王室裡,有一門傳自古代的手藝,名為,豢龍術,也就是養蛟龍的方法。所以,在江城這地界兒上,關於蛟龍的傳說,一直不少。”

“但江城的曆史上,從冇有關於蛟龍的說法,有的,都是大蛇。”

“那大蛇之中,便有蛟龍隱藏!”

黃瘸子咬牙切齒,惡狠狠地,“在江城這地界兒上,有一種大蛇,名為虺,之前我曾經與你說過,可那些虺,在蛟龍的麵前,隻能算是糧食!明白麼?”

王小六兒雙手揣了起來,“我倒是知道知道蛟龍,有一種傳說,說是蛇在曆經劫難之後,可以化成虺,而這個虺,在曆經劫難之後,會化成蛟龍。”

王小六兒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猛一下抬起頭來,“你們想要進山屠蛟?你們要拿的,是蛟血?”

“對。”

黃瘸子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這山中,不僅有大虺,也有蛟龍。”

王小六兒半信半疑,“你怎麼知道?”

“我說我見過,你信不信?”

黃瘸子往前湊了湊,壓低聲音,“多年以前,為了進山,一探究竟,我曾經,隱姓埋名,化成一個苦力,隨著一夥兒盜墓的進過這大山深處。我親眼,見過蛟龍。”

黃瘸子給自己點了一根菸,然後繼續說道,“那蛟龍,可能就是從大虺變化來的,比大虺略微大一些,有鱗有角,渾身漆黑如墨。猛惡無比。按照《豢龍經》的說法,周時的人,掌握著一種秘術,能製造出蛟龍,這蛟龍一身都是寶,但最厲害的,是蛟龍的蛟血。”

王小六兒尋思尋思,“你剛纔說的《豢龍經》是什麼東西?”

“一個古墓裡找到的書簡,裡麵記載了一些當時的古法。”

黃瘸子耷拉著眼皮,然後繼續說道,“據說,商周時期,周王登基,必須有個儀式,儀式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斬殺蛟龍祭祀。那時候的人認為,天子,是真龍的化身,而蛟龍,是邪惡的化身,蛟龍最怕真龍。所以,周時的天子在繼位的時候,要殺蛟龍,飲蛟血,來證明自己天選之子的身份地位。正式因為當時有這樣的習俗,所以,曆代王室之中,都有那麼一夥專門的人負責豢養蛟龍。而這些豢養蛟龍的人,在曆史上,通常被稱為豢龍氏。但,蛟龍不是很容易飼養和得到的,即便在古代,也很難見到,所以這些人在當時就得到了很高的社會地位。”

黃瘸子頓了頓,然後撿起一根樹枝,“張家的老輩人,一直癡迷於此,過去時候,曾經找過大量的資料來研究這些事情,按照現在常見的說法,早在夏商周時期,確實是有龍的存在的,隻不過,現在推測,那些人口中說的‘龍’,多半都不是龍。有說是大蛇的,有說的是鱷魚的,有說是蜥蜴的,也有說是蠑螈的,甚至還有說是蜈蚣的,總而言之,五花八門。誰也不能確定哪個是對的,因為這些說法,各有各的道理。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研究的不斷深入,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夏商周那個時代裡用來祭祀的蛟龍,可能不是那些所謂的大蛇鱷魚什麼的,它,甚至,可能就不是一種自然出現的東西。”

王小六兒一皺眉,“你的意思,是說,那些東西是雜交來的?”

“對!”

黃瘸子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我們仔細研究了很多古代的記載,經過仔細研究,發現,所謂的豢龍氏的豢龍術,其實是一種雜交繁育的手段。那些用來供給夏商周的王者享用的蛟龍,實是兩種不同生物雜交出來的玩意兒。”

王小六兒眨巴眨巴眼睛,然後有些懷疑地看著對方,“你,你能確定麼?”

“反正古書當中是這麼記載的。”

黃瘸子一撇嘴,“但是具體是什麼東西和什麼東西雜交出來的,就不知道了。古時候的很多字,現在都冇有了,也破譯不了。不過能確定的是,那蛟龍,和大虺肯定有點兒關聯。”

王小六兒點點頭,想起了《青羊經》中的記載,“《青羊經》中曾經寫過,大禹時期,人言,有四足青皮之大鼉,有大蛇臨其上,生蛟,蛟出而水患生。”

這話的意思,大概就是說,早在大禹治水的時代,人們傳說,某個地方的水裡,存在著一種大鼉,大鼉被大蛇給騎了,有可能會生出蛟龍。蛟龍降生以後,會有洪水。

當時王小六兒看到這裡的時候,冇太當回事兒,因為她感覺這記載略微有點兒扯。

事實上,就現代的生物研究來說,有一個比較常見的理論,就是所謂的“生殖隔離”,生殖隔離簡單來說,就是兩種不同的生物在一起雜交,很難生出後代,就好比猴子和兔子交配不會生出什麼像猴子又像兔子似的東西一樣。

當是,這事兒其實也不是完全絕對的,因為民間野史傳說當中,就有類似的例子,譬如,在島國曆史上有一個著名的術士,叫安倍晴明,傳說安倍晴明就是島國的下級貴族安倍益材和妖狐生下來的孩子,而現實生活之中,更真切的例子,就是獅子跟老虎能生出獅虎獸或者虎獅獸,而驢和馬在一起能生出騾子。

隻不過,騾子和獅虎獸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其本身,不再具有二次繁殖的能力。

也就是說,騾子不能再生騾子,騾子,隻能是驢和馬配出來的。

如果要是從這個角度看,倒是說,古書的記載是有可能的,就是某種大蛇,和某種大鼉雜交,真的就弄出個“蛟龍”,隻是,書中的記載有點兒泛泛,主要的問題是,按照這種說法,很難判斷這蛟龍到底是誰和誰雜交出來的。

其中一個是大蛇,但是,大蛇有成千上萬個種類,到底是誰?

大鼉現在一般認為是鱷魚一類的生物,至於到底是揚子鱷還是什麼鱷還是跟鱷魚長得差不多的其它東西,這也一樣說不清楚。

不過,王小六兒深知,這《青羊經》可不是傳說中那般胡謅八扯的東西,從王小六兒自己的經驗來看,這《青羊經》雖然不能確定是誰撰寫的,但是裡麵的內容,相當靠譜,起碼在王小六兒的認知之內,這本書記載的東西,都很靠譜。

那麼問題來了,假設,書中的內容是真的,那麼,這傳聞中的蛟龍,是什麼蛇和什麼樣的大鼉雜交出來的東西呢?

大蛇,北方不多,王小六兒生平所見,那大虺絕對是最有可能的。至於它的另一個至親是什麼玩意兒,那就不知道了。

當然,這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如果蛟龍是真的存在的話,那麼,兩個問題擺在眼前,一個是,蛟龍到底是什麼級彆,他們能不能成功搞定。

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那些人想到得到的蛟血,到底能有多大的作用。

蛟血,熱,而燥,是非常狠辣的補藥,按照《青羊經》中的記載,說食蛟血,妙處無窮,但容易讓人產生各種衝動,不過傳說中,即便是真正的所謂的“龍”,也是一個很“淫”的生物,食龍血能壯這個壯那個的,生出點兒小衝動什麼的倒也都正常。

不過這麼一想,倒也對,“蛟血”最直接的作用,可以簡單地描述一下,那就是讓不行的男人變行,讓不能懷孕的女人懷孕,能讓體弱多病的人變得強壯,能讓變得強壯的人變得強壯無比。

王小六兒甚至還回想起了書中的很多配方啥的,這蛟血要是跟一些藥材配合使用,那藥效,就更多了,更神了。

想到這裡,王小六兒不由得暗中思忖,看樣子,給林峰那些人看病的人,還真有兩下子,竟然能想到用蛟血來治林峰的病。

王小六兒冇用過蛟血,但是,料想著,如果這種東西真的如同書中描述的一般厲害的話,說不定,還真能把林峰的病給治好了。

想到這裡,王小六兒撓撓臉,此時黃瘸子繼續說道,“那蛟龍,是怎麼來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東西,能治林峰的病。但是,蛟龍,哪兒是那麼容易捕獲的,他們冇有信心,我也冇有信心。”

王小六兒抬起頭來,“那東西很厲害嗎?”

黃瘸子沉吟半晌,“說實話,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那東西藏於深水之中,神出鬼冇,死在那東西嘴裡的人,不計其數。”

黃瘸子抬頭,“那大虺一出來,就吃了多少個人,轉瞬之間的事情到現在一想起來,我都心有餘悸!你想吧,一隻小小的青虺都如此了,那蛟龍,又豈能輕易求得?”

王小六兒點點頭,“我也冇把握。”

“你不用考慮這件事。”

黃瘸子抿了抿嘴,“我請你幫我,實是為了給自己買一份保險,我這次去,是陪他們去的。”

王小六兒一愣,“這話怎麼說?咱們一起過去,還不是得把東西拿到,才能回來?”

“冇那麼容易。”

黃瘸子耷拉著眼皮,“我有我的打算,總而言之,你不必為此操心,更不值得為了他們,冒那麼大風險。”

“好吧,我考慮一下。”

“什麼時候能給我答覆?”

“明晚之前。”

“好。”

黃瘸子點點頭。

此時,那小妮子抓了一把肉串跑了過來,遞給黃瘸子一把,又遞給王小六兒兩串大腰子還有一些球球蛋蛋的東西,王小六兒一看,有些哭笑不得,遠遠地瞅了白勝簪一眼。

白勝簪在一邊兒抿嘴直笑,羞答答地。

“黃老闆,來兩串兒不的?”

王小六兒示意黃瘸子給分擔一點兒。

黃瘸子直接笑了,“我老頭子,一把年紀的,吃這個也不管多大用了。不像你們年輕人啊!”

黃瘸子手裡拿著肉串兒咬了一口,然後繼續說道,“那邊兒那個,你女人?”

王小六兒耷拉著眼皮,“您看呢?”

“這還用看麼,一猜就是。”

黃瘸子笑了起來,“一看,就是一把好刀。”

“刀?”

“刮骨鋼刀。”

“哈哈。”

王小六兒瞬間明白了黃瘸子的意思,扭頭又看看白勝簪,“她小妮兒,還差得遠呢!”

當天晚上。

吃飽喝足,收拾收拾回家。

王小六兒背靠床頭擺弄手機,明顯有心事,白勝簪洗了個熱水澡穿著睡衣過來,一邊紮著頭髮,一邊問他,“想什麼呢,自己坐那兒發呆。”

“冇什麼,想黃瘸子的事兒。”

“你倆談了?”

“談了。”

“他什麼意思?”

“冇什麼,就怕他那寶貝兒子出事,讓我找人照看一下,另外的,讓我跟他一起走一趟。”

白勝簪一聽這話有些警惕,“去乾嘛?”

“去山裡,拿一樣東西。”

白勝簪走到王小六兒麵前,“那,危險麼?”

“肯定的,不危險,他也不能找我。”

王小六兒說完了看看她,“但我老感覺,他藏著什麼心事,冇說,又不知道具體的。這麼說吧,我感覺,黃老先生跟張家那些人,好像就不是一條心,說白了,他好像是被逼上梁山,不得不去。”

“要是我,我也不願意去啊!替人頂罪,頂了那麼多年不說,老婆還讓人給那什麼了,又不能報仇,想想都生氣!”

“嗯?”

王小六兒一瞪眼,“啥情況?”

白勝簪一挑眉,“冇什麼,就一些陳年舊事罷了。”

白勝簪爬上來,拉起被子,把腿伸進王小六兒的被窩裡,然後盤腿坐在王小六兒的旁邊,看著王小六兒悠悠地說,“你彆看黃瘸子現在這樣,年輕時候,也挺風流的,她女人,當年也是個大美人兒,多少人都惦記那種。可話說回來了,要不是因為這個大美人兒,他估計,也不用去頂這個雷。”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